回首页​  
原创中国故事绘天脉以通天机,
地脉以合四时,
人脉以知进退。

九天图腾·123 


广德暮色晚,行深见释迦。鱼歌声声慢,宝应天资聪慧,伶俐可爱,长到十几岁时,出落得如花似玉,

大隐入宝应天资聪慧,伶俐可爱,长到十几岁时,出落得如花似玉,莲花。宝应天资聪慧,伶俐可爱,长到十几岁时,出落得如花似玉,
20、 无相大师读罢,大吃一惊,不曾想年仅8岁即对禅理有如此高妙的见解,便知文用大有慧根,日后必得正法。
21、 转身看见李守德呆呆所思的样子,无相大师说:“烈火是为锤器,焚身是为得真。小儿的怪病起于心脉,诵佛许能治愈”。
22、 李守德夫妇赶紧拉住文用,跪在大师跟前,请求大师收留文用在净居寺修行。大师乐呵呵的拉起他们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23、 无相大师高兴的收下文用,教其早晚诵经,勤做功课,在寺内修行三年间,怪病已然消除。无相亲自为其剃度,取文用“无住当听禅”和佛法中“无住常住”之意,法号为“无住”。




24、 无住悟性极高,勤学用功,加之大师悉心开悟,亲授释迦心诀。净居寺修行五年,无住修为大长,完成了对佛经要义《华严经》、《楞严经》《妙法莲华经》的通读通悟。
25、 为了让无住修为更加精进,经受大的考研,修炼心性,无相大师嘱咐无住前往成都彭县的白鹿山,在那里结庐静修。
26、 一晃多年过去了,无住已经成了名满川中的有道禅师。唐肃宗晚年,东海大和尚无相大师的弟子到长安游方,常说起白鹿山静修的无住大师造诣精深、佛法了得。肃宗听闻后,召其进京,到皇宫开坛讲法。
27、 无住大师驻京讲法数年,常与西安法门寺高僧互进切磋。代宗登基后两年后即公元764年,无住受邀到禁宫讲授《仁王般诺经》。王公大臣听后无不钦服无住的高深佛法。
28、 第二年春,无住向代宗辞行,代宗虽多次挽留,大师坚辞回山。代宗甚是不舍,亲自带领王公大臣们把无住送至光顾们。
29、 无住回到白鹿山两年后,其父李守德病故,遂回长江县。期间到遂州石佛寺讲法,深得寺僧爱戴。
30、 石佛寺后山,就是传说中青龙卧山之所,也是昔年姊妹观音大姐妙清修行之地。山上常有松风仿若般若之声,无住曾独自前往卧龙山松林下坐禅。
31、 一日,无住正在林下正念打坐,忽然,一股松风袭来,其间仙乐飘渺,仿若莲花之相一闪而过,顿觉“白云松间过,莲华心中留”,似有更深的禅悟,甚是欢喜。
32、 无住禅师在石佛寺逗留修行期间,知道这里人人传颂姊妹观音的功德。听说圣莲岛上有妙善亲自修建的善水塔,禅师便去寻访。后话且说克幽禅师圆寂后灵塔就叫善济塔。
33、 时任东川节度使杜济礼在此期间,拜望了无住大师,被大师佛法和济世情怀深深折服,石佛寺僧众也希望无住能在此主持。禅师自小就生活在这方水土,也就欣然应允。
34、 代宗大历七年(公元772年)农历六月十九日,正是遂州每年观音香会节的日子,人山人海。无住照例开坛讲法,突然,禅师周身现出奇异圆光;寺内花卉瞬间变成莲花摸样。众人无不诧异,纷纷跪拜,认为禅师就是观音的化身。
35、 遂州刺史鲜于曼和代宗皇叔李朴当时也参加了这次法会,将亲眼所见告诉代宗,代宗本就对无住大师十分尊崇,于是颁下诏书,再次请无住禅师到皇宫讲法。
36、 道教本是李唐王朝的国教,势力非常强大。当时最为有名的得道教长史华,也曾到皇宫开坛讲法。听说皇上二次召无住进京,不免有些嫉恨,便要求与无住公开辩法,以较佛、道之高下。
37、 代宗本不想让两位大师当众辩法,担心伤了两教和气。正在犹疑,有大臣奏请说:“佛、道虽源出两支,教义各持,亦有相通之法,莫如公开相辩,正可兼收并蓄,于国于民大有裨益”。代宗听罢,也就同意了。
38、 于是代宗亲自主持。文武朝臣、佛道两家数百人分列两班,见证了这一旷世奇辩。经三天两夜的辩论,最后道长史华无语所答,


【愿景】

天脉以通天机,地脉以合四时,人脉以知进退!

传承中华文化·复兴文化中国

新青年国际·国际新青年


当今世界,文化、经济和政治三位一体,相互交融,特别是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要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全面发展,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正确方向,提高国家的软实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当一种旧的制度、旧的体制无法进一步运转下去的时候,文化对新的制度、新的体制建立具有明显的先导作用。纵看滚滚前行的历史车轮,那些犹如特洛伊似的战争史诗,足以让时势造英雄成为千古唱腔,也让后人荡气回肠地仰望那些星辰般灿烂的英雄们,但历史前进的步伐不因任何个人而转向,王朝的兴衰更替也不是由血腥残酷的战争所决定,真正推动历史前进和社会变革的是文化的力量。历史的经验证明,国家的昌盛往往伴随着文化的繁荣,社会的发展若没有文化的支撑,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从尧舜禹“天下为公”的禅让制到夏桀“天下为王”的奴隶社会,这是人类文化的进步,它使以生产力解放和人作为个体能量的充分发挥为标志,前进到王者天下的制度得以建立,这就是制度文化的进步,这种在今天看来似乎很落后的制度维系了近千年的社会秩序和生产力的发展。随着历史的进一步发展,奴隶社会的禁锢制度却成为历史前行的束缚。到了春秋战国时代,人人皆可为王的文化理念使得英雄豪杰蜂拥而出,“天下定于一尊”的观念顿时演绎成一部成王败寇的烽烟史。这种人人皆可为王的思想显然让作为既得利益者的统治阶层惶恐不安,同时也让黎民百姓深受其害,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自愿降为“子”---承天意而统天下的“天子”。 随着秦朝的大一统,“奉天承运”的君主专制观念成为维系中国一千多年封建制度的思想基石,从客观上来说,这一观念符合当时生产力的发展,促成了中国古代农业文明的繁荣,但随着封建社会的腐朽,旧的社会观念和制度也势必被打破。

 新的文化既为批判、否定和超越旧制度、旧体制提供了锐利的武器,也以新的价值理念以及由此而建立的新的价值体系给人们以理想和信念的支撑。“天圆地方”和“四海之内莫非王土”的观念是曾经的信条,在生产力进一步得到解放和科技持续进步,人们看到天的尽头还是天,大家都生存于一个圆形地球时,“奉天承运”的幌子再也罩不住人们仰望星空的目光。

历史的车轮正飞速掠过……

新社会形态中的文化在对现行社会肯定和支持的同时,又对其进行评价与批判,它不仅包含着对这个社会“是什么”的价值支撑,也蕴含着对这个社会“应如何”的价值判断。历史,就是以新制度代替旧制度,以新生产力解取代旧生产力的过程,而发轫之机则是文化,人们对新制度、新生活的向往和憧憬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和社会的变革。